正文部分

自从来到这个沙漠

这里是木星?!这个答案不得不让我吃惊,用力吸了一下四周的空气,发现这里的空气含氧量非常的高,比地球空气的含氧量还要高(近年来地球遭遇严重的污染空气中的含氧量已经大不如前了)。可为什么太阳靠得那么近?“算了,不想这个了,咦?我的翅膀呢?哦!也对,我都复活了,还要翅膀干嘛!可小白为什么也是光秃秃的?也许……哎呀!算了,不想了,搞得我头晕脑涨的。喂!我说小白,有没有办法弄件衣服给我呀!”说了半天才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小白得到命令后,立即把鼻子贴着沙地上用力吸着。“拜托,小白你是狗啊!”受不了小白那副‘狗’样说道。刚说完,小白就发出只有马才有的嘶叫,像是在证明自己是一匹真的马。小白保持这样的姿势向前没有几步就停了下来,用它的左前爪,啊!不是,是左前蹄。在用力地挖着,直到挖出一个五十公分深的洞,走近一看,在那个五十公分深的洞里有一块黑布。这块黑布还真不小,它足有五米长,六米宽,虽然破破烂烂,但做一件衣服还是可以的。衣服完成后‘黑色木乃伊’终于出现了。“小白!你对这地方熟吗?”小白点了点马头。“那你知道最近的绿洲在哪吗?可以载我去吗?”小白又点了点头。骑上小白,开始了他长达三个月的沙漠之旅。三个月来他们以沙漠上的‘小’动物为食(小白除外),例如十多米长,身如水桶的眼镜蛇,六米长三米多宽的蝎子。在这一系列的战斗中,他认识到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的道理。经历鲜血的洗礼,黑暗之果在他脑中留下的仇恨的种开始发芽了。三个月后,我依然骑在小白身上向最近的绿洲缓慢地前进。自从来到这个沙漠,我每天都在数着,九十天了,整整九十天了,我已经记不清有多长时间没有说过话了(毕竟和一匹马没什么好说的)。每天对着的都是蓝天、白云、无边的沙漠。唯一让人高兴的就是可以遇上一些不同的‘小’动物。在沙漠,孤独往往比缺少食物和水更加可怕。这时一条黑影出现在三百米外的沙丘上,正在我脑中不停地想来者会是什么生物时,一个大汉持枪来到我的面前。人类?这一刻一种遇见同类的喜悦扬上心头,可这种感觉维持不了多久,当大汉一开口,一阵流利的普通话传到我的耳中,可当我从他言句中知道他的来意,心中那种喜悦的感觉一扫而空。他的嘴脸此刻让我觉得无比的丑陋,见我没有回答他的话,大汉便恼羞成怒举枪向我刺来。可他的动作太慢了,当长枪离我只有三十公分的时候,我的巨剑已经削去了他的半边身体。在杀人之后我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罪恶感,反而让我觉得世界少了些丑陋的东西。人性的丑恶让他埋藏在心里的种子再一次升级。大概二百名大汉带着浓浓杀意向我冲来,与此同时一股杀意也由我心中升起, 香港挂牌l香港正版挂诗杀意之重是我从来没有感受到过的, 香港挂牌精选资料就连遇上那些‘小’动物也是前所未有的。就好像有人在我耳边说着:“杀!杀了他们!杀了他们世界就变干净了!杀~!”当那两百名大汉离我不到十米的方地, 香港正牌挂牌彩图全篇公式我以一个‘雄鹰展翅’的姿势一跃而起, 香港挂牌最新最快更新网站再以最快的速度下坠让空中留下一个残影,落地后我以最快的速度,最减净的招术割断他们的喉管,本来我想在不留任何残影的情况下砍杀他们,可是也许我的力量不够吧!还是在过程中留下了三个残影,但我尽量保持向前冲的姿势,直到那两百名大汉变成了我的剑下亡魂,这时我已来到离那个领队十米不到的地方,我再次纵身跃起,举剑直刺那个领队的胸膛。这时领队全身布满了一层土黄色的能量体,试图阻挡我巨剑的去路,我知道这层能量体绝不简单本想止剑收式再作打算,可是剑势已出已经收剑无力了,这一刻我才发现高速攻击是那么耗费体力,看着无法收回的巨剑只能无耐地刺向那个领队的胸膛……巨剑透过黄色的能量体插进领队的胸膛,剑尖带鲜血从他的背部穿出,那一层能量体就好像根本不存在似的,它并没有给巨剑带来任何阻力,这更让我觉得这把剑的不凡。当我刺穿他的身子,他凸张的眼睛看着我,从他的眼神中露出惊讶与恐惧。可这一切并没有结束,新闻资讯他双手抓住巨剑似乎想做最后的抵抗,可他没有机会了……“落—剑—式!”心中一声怒吼,我的整个身子和手中的剑就像电钻一样旋转起来,于是,一瞬间整个人被砍成了几十块。当我旋身落地后,一阵风吹过场起阵阵黄沙,两百来名大汉一起栽倒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你…们…都…些…什…么…人?”哎~太长时间不说话了。落地后,我对着那些拉车的人说道。虽然有点不太清楚,但还是说出来了。可是听在他们的耳里就不是这么想的了,在他们听来这样的声音就像是来自地狱死神的讲话让人恐怖、害怕、毛骨耸然。一个瘦弱的中年男人从车队中胆胆战战地走出来,在他身上四可寻的鞭痕就知道他活不怎么样。他走到我跟前,以颤抖的对我说道:“大…人,我们是凯罗帝国的奴隶,我们是来运送这些货物到欧丝特公国去。”“奴隶?!它们还停留在奴隶制呀!看他真可怜!”我心想到。“从今天开始,你们自由了。”哎~还是一下下的。我的话声刚落就像是一颗大石头掉进了平静的湖里,那些奴隶们一下子围了起来,哗哗地讨论着,结果出来了。之前那个中年男人朝我走来。“尊敬的大人(除奴隶外,奴隶见了谁都叫对方大人),就算我们得到了自由,我们也会被凯罗帝国终生通缉、追杀的,就请您收留我们吧!”中年男人跪在我跟前卑微地说道。“跟着我?想想也好,自己对这里人生路不熟的,做个导游也不错,再说他们那么可怜,如果这样让他们走了,也许会给他们带来灭顶之灾的,而且以后又有人斟茶、倒水、铺床、叠被的,那又何乐而不为呢?”我心里想到。“你们要跟着我?可我不需要!”欲擒故纵地说道。中年男人听到后非常讶异,在创神大陆奴隶可是一种非常好的财富,从没见过有人送钱他也不要的人。只见他一直跪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从他的身上。我能感觉到一鼓不属于奴隶的傲气。他不动,我也不动看着他的眼神是那么的坚定不移。我叹了一口气佯装妥协地说道:“好吧!你们要跟我也行,但我不需要背叛者,如果你们不愿意就带上你们身旁的车一起走吧!可你们一但跟了我,一但背叛,这就是你的下场!”我指向洒落在地上的碎肉。说罢,我发出一股杀气压向所有的人。只见除中年人以外的人,突然一阵颤抖,但没有一个去推走那些车辆。不知是害怕我还是因为别的,反正没有一个去靠近那些车辆。见所有人一动也不动,我走到中年人的面前,伸出双手,这一动作让所有的人又是一阵颤抖,生怕中年人会在我的手上被撕成碎片。而我接下来的举动却让他们惊讶不以,我扶起跪倒在地的中年人并拍去他肩上的尘土,这时我从所有人的眼睛中看到非常惊讶的神情,在中年人的眼中更夹合了一种死野逃生后喜欣,但更像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你们都起来吧!你叫什么名字?你们有多少人?他们又是什么人?反正一切的一切我都要知道。”我对着中年发出了一连串的疑问。“回主人,我叫雷特.卡姆欧,我们一共三百零一人,其中一个是女人……。”雷特正要往下说就被我打断。“女人?”我疑惑地望向他后面,在他的背后每个都是光身子的男人,哪来的女人呀?“主人请跟我来!”似乎雷特已经明白了我的意思,他将我带到那辆比较特殊的车前。车打开,一副‘睡美人’的图案出现在我的面前,乌黑浓密的秀发、直挺的鼻子,樱桃般的小嘴,清秀的瓜子脸劣带苍白。虽然美但还比不上我见过的那个两个天使,所以我并没有沉醉在她的美色里。“她为什么会这样?”我问道。雷特发现我并没有被美色所迷惑非常高兴。“她是因为水土不服,所以晕倒了。”雷特说道。“我们是凯罗帝国番多丝城城主的奴隶,她是城主从‘丽春院’买回来的歌女,这些是城主送给欧丝特公国国王的礼物……”当雷特说到番多丝城城主时眼中透露出阵阵仇恨的目光。我从雷特那里知道,原来雷特的父亲是番多丝城城主的财务,因为知道太多的秘密,所以遭到了城主杀人灭口,全家没一幸免,唯有只有十五岁的雷特逃过这劫,但却落入了人口饭子的手野成为了一名奴隶。经过像货物一样的来回转卖,最后他回到了自己的家乡,这也是十年以后了。只有二十五岁的雷特因为缺少营养,历经沧桑让他看走来更像个三、四十岁的中年人。而那攻击我的人是番多丝城城主亲信。接着我让他们剥下那些死人的衣服穿上,然后继续向绿洲前进……第一卷事业篇第九章:奴仆(完)

,,精选三肖一码资料

Powered by 白小姐中特网四肖选一肖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