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部分

第四十一章(40/44)

心脏处,念道:“阴阳一体,乾坤定位。五行幻化,六合归一。聚!”从杨信身上喷出三条火柱,“神火行于太虚,内火出自五脏,相火来去无踪,烈火炼全身。”三条火柱合在一起,不停地围绕着玉像飞舞,玉像也由乳白色变成了赤红色。绿妮则在其中发出呻吟。杨信忙道:“坚持一会,你灵魂碰不得三味真火。”杨信的手按在烧红的玉像上,忽然大喝一声:“收!”三条火柱立刻消失不见,玉像上的红色也向杨信的手掌聚集而来。不一会,玉像又恢复了乳白色。不过这次杨信着手的地方显然略微凹隐了一块。绿妮慢慢睁开眼睛,却见到杨信的手还搭在自己胸口,羞道:“你还不快把手拿开。”杨信裂嘴一笑:“弹性不错,手入微温,我都有点舍不得了。”绿妮大窘,推了杨信一把,杨信“啪”一声倒在地上。绿妮大惊,顾不得害羞,急忙扶住杨信:“你怎么了?”红裳也急得不行,反是杨信轻松地道:“没什么,用力过度,你以为生命的创造那么简单啊?所以人有时不尊重生命,真是不应该,重塑肉身的力量,至少能毁掉半块东方大陆。”绿妮急得要哭。刚才她只道杨信占她便宜,却不想是连挪开手的力气都没有了。杨信安慰道:“没事,我休息一下就好,你去叫她们进来吧。”说完盘脚跌坐,以五岳朝天式开始坐息。绿妮和红裳出门叫萨满她们进来。众女只觉得红裳绝望的气息少了许多,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幸福的喜悦,倒一时没发觉绿妮的异样。直到大公主进来时绊了一下,绿妮伸手扶住,大公主先是礼貌地说了声谢谢,接着忽然发现不对,“绿妮的手怎么是热的?”这才轻轻地对着绿妮道:“你……他……刚才……”绿妮还在想萨满等人什么时候才能发现问题呢。想来如果不是自己扶了大公主一把,她们到现在还没发现吧。娇笑着说出刚才在神殿中发生的一切,引得梅子等人啧啧称奇。杨信这一会工夫已经恢复了一大半,他本不需要打坐,一旦利用坐息而恢复,效果自是惊人得很。看着众女,心中觉得欣慰,美中不足的是自己未见到长大后的卡摩,就和众人聊起自己离开后的事。原来杨信当日一走,天帝分身还没有完全消失,最后一丝灵觉被火神窃脂得去。窃脂背叛了锕努大神,成为了默国的神砥。他不仅暗算了自己的父亲锕努,而且帮默国对锕努国发起了进攻。锕努国虽然实力强大,但失去守护神后哪里是窃脂的对手。而且以前月淡在锕努国时深得锕努王信任,对于锕努国的一切可谓了如指掌。在卡摩成年,也就是杨信离开十八年后,锕努王朝终于被默国所灭。锕努人受尽默国人的欺凌,这时候卡摩挺身而出,在他成胎时,曾无意接受了来自杨信的隐约记忆,所以成为了当时灾难深重的锕努人的救世主。经过十年,卡摩以红石城为基地,终于成功地打败了默国。更利用来自鸿钧的力量,大败窃脂。那战具体的情况就不为人知了,只知道卡摩完成救世主的重任后,四处云游,数年后带伤归来,随后而来得还有已死的窃脂。正在窃脂想施以报复的关头,一道白光将整个锕努国笼罩,以后的事情就和兽人王所说得一样了。杨信对那带锕努人来这个时代的白光始终不解,究竟是什么居然可以打开一个如此大的时间裂缝。那需要的力量实在太惊人了,至少要有自己两倍的力量,还得不惜生命来催动。杨信问绿妮道:“那你来之后,月淡有见过火神窃脂吗?”绿妮道:“这我就不清楚了,不过他经常鬼鬼祟祟地见一些人。”杨信又问道:“那这神殿是……”这次萨满说话了:“你忘了,这不是当日月淡祭天台吗?”萨满曾险些死在祭坛上,自然对之印像深刻。杨信仔细一看,果然除了颜色不同,神砥换成了窃脂,一切果然一模一样。杨信沉吟道:“那么窃脂一定在这个时代,不然月淡没必要再造这祭坛。”忽然想起月淡下去的石阶。月淡守财奴的个性,杨信早在当时救云彩时已经领教过了,这回有什么好东西呢?好奇心起,一个人闷头就从那石阶钻了下去,搞得萨满等人一头雾水。一会杨信探头上来,“下来,月淡这家伙好东西真不少,来晚了可就没了。”众女心生好奇。这时地穴中已被杨信变得如同白昼,里面尽是些金银首饰,翡翠宝石,不过梅子却被角落里两尊玉石像吸引了。杨信发觉梅子的异样,奇道:“怎么了,你喜欢吗?”那两尊玉石像造得奇怪,一具女体就和绿妮的一样,美艳非凡,不过杨信可以肯定那不是法器;另外一尊却更怪异,仿佛是一个人被重重的茧包着。杨信走过去摆弄两尊石像,梅子忽然道:“信,你不觉得这女人很像一个人吗?”“谁?”杨信一头雾水。“竹君。”梅子道。“竹君?那是谁?”杨信比效熟悉的只有梅子和巴图,这个同样是他弟子的竹君却不记得了。梅子费了一番口舌,杨信才明白过来,新的问题来了,“月淡那好色又贪财的家伙,摆这两塑像在这干吗?女的也就罢了,这绑得跟个木乃伊似的,有什么意思?”梅子求道:“你仔细看看嘛。”杨信拗梅子不过,因为对那木乃伊好奇,就先从它查起吧。杨信将手搭在玉像头顶,心中默念,一股真气围了整尊玉像。杨信只觉雕像给自己一种血肉相连的感觉,那雕像却忽然活了。一震之下,一层巨石崩裂开来,现出中间一个陌生的老人。杨信可不认得他是谁,萨满已忍不住激动起来,杨信正要问,那老人双眼一睁,向杨信拜下:“父亲。”“父亲?这么说你是卡摩?”到底是杨信,很快从震惊中恢复了过来。那跪着的老人道:“父亲,我正是卡摩。”这时萨满擅抖着手,抚摸着跪着的卡摩。杨信忽然觉得想起一个白胡子一大把的老头,管自己叫父亲,管一众年轻貌美的女人叫妈,叫姨,会不会奇怪了点。卡摩倒是早就习惯了新闻资讯,他这一班长辈新闻资讯,从出生起就没变过。自己十八岁时新闻资讯,和她们像姐弟。三十岁时像兄弟兄妹,并自己老了整个就是父女了。从小母亲就向他讲述杨信,在他的心目中对杨信是憧憬,而长大后自己也开始修炼,这才知道要使青春永驻是多么困难。几个长辈只凭父亲留下的一颗小小的药丸就可以做到,更让他对父亲充满了崇拜。没想到见面后才发现,自己看上去比父亲老得多。玛丽显是也觉别扭,忽然道:“杨信,是不是帮你儿子换个形像?”卡摩一愣,萨满忙道:“这是你玛丽阿姨。”于是一把胡子的卡摩恭敬地叫道:“丽姨。”把玛丽弄个大红脸。杨信大觉有趣,不觉又笑了出来,笑了一会杨信道:“你这么拘谨,不用了。也好,我也觉得你这样别扭,来,我还你青春。”不想卡摩却道:“不,父亲,这副容貌孩儿已经习惯了,而且这样才能被子民们接受,我不打算改。”杨信一错愕,随即恍然:“也好,这样是庄重点。不过你就没机会学你老爸取这么多漂亮老婆了。”说到后面又开始原形毕露。提到老婆,梅子才想起一边竹君的玉像,问道:“卡摩,这是怎么回事?”卡摩一看:“这我也不知道,当日我发现不对,将自身石化,等待复原,君姨并不和我在一起啊。”杨信这才想起:“当日你和窃脂到底怎么回事?”卡摩回忆道:“第一次和窃脂交手,最后一刻,正在我要杀窃脂时,一道白光将他救了去。从此一直过了很久,再没有出现过。后来我在外云游,途经一处神殿,发现正是默国前国师月淡,供奉着已死得窃脂。本来我已经将月淡拿住,那窃脂的神像忽然动了起来,将我打伤。我才发现,窃脂的力量比以前提升了十倍都不止,不知为何却甘心窝在那里。后来,他追我到红石城,正要屠城的时候,当初救他的白光笼罩了整个锕努国。接下来发生的事我不知道了。”说了半天,还是没找到杨信所需的答案。杨信有点苦恼,“算了,不想了,来看这个。”杨信想不出来,决定不再去想,跑去研究竹君的玉像。aaaa第五十六章半把神剑杨信忽然觉得这玉石像有些不对,到底哪里不对却又看不出来。百思不得其解,仔细地又看了看,终于发现,竹君的头上明显有一个形状奇特而且大得不成比例的头饰。而且杨信总觉得这头饰很是眼熟,到底在哪里见过呢?这时萨满开始催促杨信道:“你在干什么呢?”杨信正在想那头饰的事,没有在意。萨满有些嗔怪地推了杨信一把,杨信这才一惊:“哦,什么事?”萨满有些不满,横了杨信一眼,“你刚才在想什么?我叫你都不理。”杨信歉意地笑了笑:“没什么,只是奇怪罢了。这玉石是真人所化的,和当日九天的情况差不多,不过要比那完善得多。”萨满和玛丽并不知道当日杨信和九天的事,一脸疑惑看向杨信,杨信也想起此事,只好将九天的事又说了一遍。众人这才恍然,不过萨满又迟疑着道:“那不是你没有办法了,又要去找那位大神吗?”杨信道:“那倒不必,竹君和九天的情况又有些不同。九天当日是被将那种能量侵入体内,而刚才我看了一下,竹君显然是受她头上那奇怪地头饰所影响。对了,你们知道竹君有什么特别强的法器吗?”梅子是和竹君最要好的,闻言想了想道:“没有啊,我记得竹君从来对那些神神怪怪的东西没兴趣的。”杨信道:“这就怪了,显然这件头饰的力量是很强的,居然可以自行保护主人。”杨信想不通干脆不去想了,还是先把那法器拿下来再说吧。杨信将力量聚集到右手,凝聚了杨信毕生功力的右手散发出流动的烟霞,显得如真似幻。杨信长吸一口气,将手缓缓伸出,仿佛很沉重的样子,杨信终于将手放在竹君头顶的玉石头饰上,慢慢握住,浑身爆发出劲气,把周围得众人都推得往后退去。杨信忽然吐气开声,大喝道:“起!”一阵强光闪烁,众人都闭目不绝。等再睁开时,只见杨信正拿着件奇怪地东西。而那原本竹君的玉石像却开始吸纳四周的空气。接着玉石像开始落下一层粉末,竹君出现在大家面前。也许是站了太久竹君有些立足不稳,萨满和梅子急忙上前扶住。竹君显然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些茫然地看着大家。杨信忽然冒出一句:“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一把拉住竹君说:“竹君,这是从哪里来得?”手中正是从竹君头上取下的那东西。众人这才看清,那杨信手中的是把剑形的东西,不过只有一半好像被人从中间截断一般。竹君被眼前的情景搞得有点发懵。有些搞不清楚状况地道:“怎么……”杨信急道:“你先告诉我,这是哪来得?”竹君看了眼杨信手里的东西,“我也不知道啊,这是什么啊?”杨信看竹君一脸茫然,有些奇怪地道:“这是你头上的啊,你不知道吗?”竹君想了想:“那天窃脂来捣乱,我正因为帮不上大家着急。后来有个东西忽然从空中掉了下来,砸在我头上。醒来后就看到你们了。”杨信道:“难怪,难怪了。”萨满对于杨信的大惊小怪很是不解,“那究竟是什么?你怎么那么失常?”杨信道:“这是当年我以回天魔手。折断的半把所罗门之剑。”萨满曾听杨信说过一些往事,闻言也惊讶地道:“怎么可能,它怎么会到我们的世界来的?”杨信沉思了良久,还没等杨信回答,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还是我来解释吧,他也不是很清楚。”公主抬头看时,却是锕努国的大王子正从外面进来,有些意外正要扑过来,那杨信一把拉住她:“别去,那不是你哥哥。”公主一脸不信。那大王子说话了:“玄魔就是玄魔,眼力还是非同一般啊。”杨信将公主拖到身后,面对大王子道:“你不用卖弄这些幻术了。”那大王子一笑,“这可不成,你难道忘了,这大王子本是好色成性之人。以前有你压着他还好一点, 香港六合挂牌挂资料你一走他又故态复萌, 香港挂牌l香港正版挂诗这可是他自愿用灵魂换取我力量的后果哦。”杨信一呆, 香港挂牌精选资料大王子的为人他还是清楚的。如果真是如他所说, 香港正牌挂牌彩图全篇公式那么自己确实没有理由干涉。停了一会,杨信道:“你怎么会忽然有了这种力量的?”窃脂道:“那还得多谢你,先是你打败了天帝,却做得不够干净。那天帝在最后关头,将最后的一股元气送给了我,我才有能力杀了锕努。”杨信听了一呆,没想到当日天帝居然诈死,也是自己一时大意才造出窃脂这祸根。杨信想起另一个问题。“你怎么会到这里来得?”窃脂道:“你难道忘了,当日你用毕生功力,折断了所罗门之剑,你们两人那种量极的能量冲击,造成的后果是整个时空的混乱。所以本来我该死在卡摩之手时得以逃脱,而且得到了残缺的所罗门之剑的力量。可恨得是最后那半把神剑却落到了竹君之手。我本想杀人夺剑,偏偏当日你的神念还在,又把整个锕努国送到了五百年前。现在你亲手将剑拔了出来,只要得到它,我就能无敌于天下了。”杨信看这窃脂在自说自话,有些不高兴,“你以为这么容易就能从我的手中得到它吗?”窃脂阴笑道:“现在的我几乎有锕努两倍的力量,对付你已经足够。”杨信不怒反笑:“好,你来拿吧。”窃脂也不客气,带着一团烈火向杨信扑来。杨信左手在空中虚画一道,空气似乎从中裂了开来。带着窃脂的火焰一顿,搞得窃脂也从空中掉了下来。窃脂有些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我倒是低估了你。”这次不再心存轻视,窃脂肃穆地念起一些咒语:“毁灭万物的火焰啊,我以火神之名,摧毁我眼前的敌人吧。”一道比刚才猛烈十倍的火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着杨信而来。不同于刚才的轻松,杨信的手在空中画出无数发光的字符。无数字符在杨信的手中聚集成一片巨浪,向着窃脂的火焰迎上去,“扑!”消失于无形。窃脂也急了,没想到这名不见经传得玄魔如此难以对付。其实他能来到这里,是因为身上的天帝分身吸引了这里天帝的本体,这玄魔之名也是从天帝本体所听说得。杨信这次不再等窃脂出手,双手在空中不停地挥动,又是一串闪光的字符扩散开去,于是形成了一种奇怪地景像。窃脂在不停地念动咒语,手一直指向杨信。而杨信则一声不吭,只是不停地在空中挥舞。红色和蓝色的光华不停在空中碰撞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整个大殿内虽然打得激烈,但是除了杨信手臂挥舞带动的风声和窃脂念咒的声音,就再也没有别的声响了。终于,窃脂一个闪失,被杨信欺近,一指点在额头。窃脂不相信地看着杨信,慢慢倒了下去。他只顾和杨信比拼法术,却不知杨信还有一身高深莫测的武学,显然死得有点不甘,睁大的双目中流露出一种怨恨得情绪。杨信可不管这些,蹲在他面前:“不服气是吧?没办法,和你比划了半天,实在累人啊,你就认了吧。”却不想窃脂还留下了一击之力,劈手夺过杨信手中的半把所罗门之剑,“嘿嘿,我死你也别想好受。”所罗门之剑居然消失在窃脂的手中。窃脂大笑着,慢慢闭上双眼。杨信没想到一时得意忘形,居然将到手的所罗门之剑又弄丢了,有些恼怒,气得愤愤地踢了窃脂的尸体一脚。这会萨满等人看到窃脂死去,杨信却在生气,有些不解地过来问道:“怎么了?”杨信道:“所罗门之剑被这家伙送走了,估计是送给天帝去了。我现在只希望天帝不要将所罗门之剑凑齐。不然……”杨信有些担心地摇了摇头。众人也知道当日杨信为了破所罗门之剑付出的代价,心中也一阵后怕。萨满安慰道:“不会的,如果他能找到另一半还不早就拿出来用了。”杨信也知道现在担心没用,只好暂时将这事放到一边。“嗯,既然已经来了这里,还是去找天帝算算旧帐吧。萨满,你们留下;卡摩,玛丽你们和我去鬼族的圣地。”萨满也知道她们去了也是成为累赘,只是有些担忧地问道:“那我们在哪等你呢?”杨信想了想,“我办完这次的事就要离开了,你们去兽人王那里吧。”交代完这些事后,杨信带上玛丽,卡摩出发了。卡摩有些奇怪地问道:“父亲,为什么这么急?”杨信道:“我要趁着那天帝还不能将所罗门之剑应用自如的时候找到他,不然……”虽然杨信没有说出来,卡摩也能知道杨信未尽之意,又是担心不已。刚才他见识了现在的窃脂,自问自己连窃脂一半都不及。现在既然杨信这么说,那么情况应该很严重了,也失去了谈话的兴致。三人都默不吭声地在将力量提升到极点。鬼族当日在东方大陆是全军覆没的,如果没有玛丽带路,实在很难相信这里曾有人居住过。鬼族本来得习惯就比较阴森的,现在长期没有人居住,简直比地狱还要像地狱。玛丽有点厌恶地钻进了一个山洞,洞中满是灰尘。杨信有玄功护体,还不觉得,玛丽一进去就觉得浑身一寒。再怎么说,她总是怕鬼。杨信看玛丽有些退缩的样子,轻轻将她包裹到自己的玄功护罩之中。玛丽感激地看了杨信一眼,自从兽人族的事后,玛丽确实温顺了不少。漆黑的通道不知道有多长。走了很久还是没看到尽头。玛丽正觉得奇怪,想要说话,杨信做了个禁声的手势。不等玛丽再问,从通道深处传来一个声音:“玄魔,既然来了,何必小气?”杨信知道已经被发现了,反正也没有再躲的必要了,带着玛丽和卡摩走了进去。这里和刚才鬼族的地方简直是天堂和地狱。如果说鬼族的聚居地比地狱还像地狱,这里就比天堂还像天堂了。玛丽和卡磨都为眼前的反差惊呆了,只有杨信觉得理所当然,毕竟早在太古的时候,天帝就是因为热衷于权势,这才惹得众神反感,从而后来死在刑天之手。要是他能受得了鬼族的那种生活,那他就不是天帝了。对于玄魔天帝也很客气。杨信道:“我的来意想必也知道了吧?”天帝坐在正中的一张黄金宝座上,仍不失当年的威仪。这会听到杨信的话,“不错,朕当然知道,不过你为什么偏要和我做对?如果我们联手,不但人间,便是天界、地府也会在我们二人掌握之中的。”杨信冷冷地道:“你知道我是谁吗?”天帝一愣:“你不是玄魔吗?”杨信又道:“那我来自哪里?”天帝觉得奇怪,杨信总问这些干吗,“混沌界啊,也就是众神放逐之地。”杨信又低沉地道:“那么,新闻资讯你知道我被放逐前的身份吗?”天帝一惊。一直以来他都认为玄魔是和九天一样,出生在混沌界。现在听杨信的口气却不像了。“那你是谁?”杨信沉默良久,忽然说出了一些奇怪地话:“天下之柔,莫过与水,而刚莫能与之。”天帝先是一阵迷惑,继而两眼睁得很大,“是你?”杨信道:“你还想和我联手吗?”天帝这时也从宝座上站了起来:“好,就让我们继续当年的未完之战吧!”杨信也迎了上去,同时吩咐卡摩和玛丽道:“我和天帝有些事要解决,你们出去吧。”aaaa第五十七章韩风之死玛丽和卡摩还要再说,杨信一抖手,一股轻风已将两人送了出去。转过头,杨信问天帝:“是在这里,还是另找地方?”天帝道:“当然不在这里。”两手一分,眼前景物忽然一变,天帝和杨信站在了虚空之中,天帝这才道:“这里正好,不会弄出太大的响动,也不至于打坏东西。”杨信没有表示反对,“那好,开始吧。”两人都不再客气,天帝无论在西方大陆呆多久,本身毕竟还是东方古神,习性总是改不了的。这次根本是东方太古大神的争斗,两人战成一团,全无声息,直到最后才暴出一声巨响。那是天帝战败,原先结界崩溃的结果,还传来天帝最后惨号:“我好恨!”玛丽和卡摩本在外面急得团团转,这可能是杨信轮回以来最艰苦的一战了。现在的杨信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潇洒,浑身衣服几乎没有几处完整的,身上还有不少伤痕,这也是第一次看到杨信受伤,不过并没血迹。玛丽和卡摩关心地在杨信身上检视,杨信有些无力地挥挥手道:“不用了,我没事。”玛丽看了一会,确定杨信确实没有大碍,这才放心地问道:“那天帝呢?解决了吗?”杨信觉得一阵虚脱,倒在玛丽怀里,玛丽大急:“信!信!”许久都没有回应。卡摩也急了,凑过来为杨信检查。卡摩怎么说也是锕努国的救世主,只一眼便看出杨信不过耗力过度晕了进去,安慰玛丽道:“丽姨,父亲他没事。只不过是一时脱力,我们带他回去,休息一下就会好的。”玛丽这时已经没有了主张,顾不得计较卡摩的称呼,急忙抱起杨信,展翅向外飞去,卡摩用尽全力也追赶不上。玛丽抱着杨信,直接用空间传递之术回到兽人族的圣地,因为没有事先布好魔法阵,等出现在兽人圣地时,她也昏了过去。这下可吓坏了萨满等人,出去的时候是三个人,现在回来只剩下两个,而且又都晕倒了。萨满只道卡摩出了事,热泪盈眶。但作为大家眼中的圣母,她不能流泪,指挥众人将玛丽和杨信搬到大殿。这会卡摩也上气不接下气地赶了回来,萨满可糊涂了:“这是怎么回事?”卡摩将自己知道的情况和盘托出,众人这才知道是虚惊一场。杨信休息了一会,已经恢复过来,一睁眼看到梅子,有点意外:“你怎么来了?”梅子也刚哭过,“你看看这是哪?”杨信目光一扫,发现原来自己已经回到兽人族圣地,不觉有些意外,卡摩解释说:“丽姨见你晕倒,急得不行,直接抱着你就回来了,现在她也晕了。”一指正躺着的玛丽。杨信勉强撑起身子,移到玛丽身边探出手,抓住玛丽的手腕,放心地说:“她没事,休息一天就好了。”萨满这才有空问起杨信去鬼族圣地的事。卡摩道:“母亲,天帝被父亲杀了,一切都结束了。”萨满也有些惊喜,转而面对杨信,却发现杨信并不是很高兴的样子,有些不解:“怎么了,还有心事吗?”杨信担心地说:“嗯,其实真要说起来,我毕竟转生不久,是比不上天帝的力量的。这次虽然辛苦,我还是发现天帝只剩下不到六成的力量,去掉被我所灭的三魄,天帝一定还有一个分身在外。更重要的是,我在天帝那里没有找到那半柄所罗门剑。”萨满自然知道所罗门之剑事关重大,闻言也没有刚才的喜悦,问道:“那会在哪呢?会不会窃脂并不是将剑送给了天帝?”杨信肯定地摇头:“不可能,我在天帝那里还感觉得到所罗门之剑那独特的残余能量,剑至少曾经在那出现过。”萨满这时也不知如何是好,对于什么所罗门,天帝,她都只从杨信口中听说过,具体的什么关系,她可是一点也不知道。杨信见萨满为他苦恼,反觉不忍,道:“算了,就是我不去找它,它会来找我们的。告诉大家一声,将要收拾的都收拾好了,只等哈迪斯来了。”正说话间,哈迪斯冒了出来:“我早来了,不过看你们都忙,没出来罢了。”杨信有些惊讶:“你怎么好像一肚子气得样子?”哈迪斯气恼地说:“别提了,每次拘魂,总不能要我亲自出马吧?人手又不够,只好多分几个出来了。谁想因为分得太散,力量薄弱居然被那月淡溜了。”杨信倒没在意月淡逃跑之事,反正就他那几下子,也翻不出什么花样来,拍拍哈迪斯:“算了,先和我去找回你那群喽啰吧。”哈迪斯想想也是,想到自己就快摆脱这劳役的日子,丢开被月淡逃去的不满,和杨信聊了起来。该是起程回东方的日子了,萨满来叫杨信,哈迪斯与杨信这才停止了闲聊,走进魔法阵中,光芒一闪间,已经回到东方。但是眼前的情景却让杨信吃惊,“玛丽,这次传送的目的地是哪里?”玛丽显是还没反应过来,一脸茫然地道:“还是我们出发的地方啊!”,杨信更觉奇怪,又转问兽人王:“你的人呢?”兽人王也在想这个问题,听杨信问起,愣愣地说:“不知道。”哈迪斯却道:“不对,这里有很浓的死亡气息。”论起对亡灵的感觉,恐怕没几个人比得上终年和死人打交道的哈迪斯。杨信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对哈迪斯道:“你试试能不能找到一个还未散去的亡灵,把他召唤出来。”哈迪斯道:“好,没问题。”一股黑暗的气息,开始向着哈迪斯聚集,半响哈迪斯指着一堆乱石道:“那边有一个。”杨信道:“那你还不快把它召来。”哈迪斯为难地说:“我只能召唤亡灵。那家伙未死呢。”听了哈迪斯的话,兽人王早已忍不住冲了过去,一脚踢开那堆乱石,传来一个颤抖的声音:“别杀我,别杀我。”却是七寸那小子,正屁股朝天,趴在地上。兽人王觉得面上无光,一脚将七寸踢得翻了过来。“混蛋,我们的人呢?”七寸翻个身,显是也见到了来得是兽人王,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大王,是你啊,吓了我一跳。”兽人王这会没空和七寸生气,怒道:“人呢,人都哪里去了?”七寸听得一阵悲从心中来,放声大哭起来。兽人王见七寸只是哭又不说话,吼道:“好了,闭嘴,到底怎么回事?”七寸被兽人王吼得一顿,不再哭了,只是有些害怕地看着兽人王。兽人王一把揪住七寸的脖子,咬牙切齿地道:“混蛋,你再不说,我就扒了你的皮。”七寸一个哆嗦,脸涨红偏又说不出话来。杨信忙拉拉兽人王:“你勒着他脖子呢。”兽人王一把将七寸丢了出去:“快说!”七寸被抛跌在地上道:“前几天,人类约我们商讨一些事情,后来那叫韩风的老头叫人来找我,我一进那老头的房间,就看见老头死了。有个年轻人冲进来说是我杀了韩风,天知道我怎么着也不会去杀那老头啊,我要去也去找那姓闵的小娘儿。”兽人王正听得紧要处,这七寸却岔了开去,惹得兽人王又是一瞪眼。七寸忙把下面的话咽了回去,继续道:“然后人类就说我们没诚意,要给韩风报仇。他们根本是有预谋的,早就把我们围住了,大王你可得替我做主啊!”说到最后又假惺惺地痛哭起来,杨信可不吃这一套:“那你怎么跑出来得?”七寸害怕地看了兽人王一眼才道:“我,我是看情况不对,就跑出来了。”兽人王一听更生气,又要抓他,吓得七寸连忙后退出老远。杨信制止要抓七寸的兽人王道:“现在不是生气得时候,得在最短的时间里弄清楚真相。七寸,还有其他人呢。”七寸后怕地道:“都被人类抓走了。而且他们这回理由充分,巨人族曾有人出面干涉,也被赶回去了。”杨信沉吟了一会,韩风一死,人类方面只剩下闵夜红和高翔。闵夜红一定不会做这种事,那就只有高翔了。而以高翔的为人,这一定是处心积虑,恐怕很难找到破绽,那剩下的就只有问韩风本人了。杨信道:“这样吧,玛丽,你先带她们去巨人族处见舞影,顺便介绍一下。兽人王、七寸你们两个找找看还有没有逃脱的。哈迪斯,我和你一起去地府,现在不是扭捏的时候。”众人不再犹豫,杨信也一拉哈迪斯,遁入地下。地府的路杨信可说驾轻就熟。这次奈何桥的小鬼没有敢挡阻的,那些拿镰刀的老远就看到哈迪斯,先前还当是别人,近了一看,都跑得干干净净了。杨信有些取笑地说:“哈迪斯,你满有威信的嘛。”哈迪斯也正为手下不争气而恼火,听了杨信的话又不好发作,只能讪讪地笑。那边秦广王得到杨信带哈迪斯前来得消息,急忙迎了出去。哈迪斯怎么也是西方冥王,礼貌上还是需要的,两个寒喧几句就直接切入正题。秦广王也在为西方死神的事弄得头大,闻言求之不得,急忙让手下去召集所有死神。趁着这功夫,杨信问道:“秦广王,有一个叫韩风的在你这吗?”秦广王道:“是神龙国的青龙将军韩风吗?”杨信眼一翻:“废话!”秦广王迟疑了一会,这才道:“按理韩老将军三年前阴寿就尽了,不知为何后来生死符忽然一变,多了些寿天,前些日子又变了回来。可是奇怪地是一直没见到魂魄来报到。”杨信当然知道三年前的事,那次是自己被青龙城一干死士感动,以逆天之术救了他们。可是前几天自己没做什么阿,怎么又出了状况呢?问秦广王向道:“阴魂不来地府报道,有什么原因呢?”秦广王道:“那无非是三个,第一自己不想死,找人作法,强留阴魂,变成所谓的尸妖;第二,是被人用神器所杀,阴魂被神器吸纳,你手中的似水柔情就是这种;第三,在来阴界的途中被人击散魂魄,那就是形神俱灭了。”杨信想了想:“那韩风估计是如何呢?”秦广王道:“至少现在还没有形神俱灭,不然他的名字早就从生死薄上消失了。”这会判官已将一些西方的死神召齐,被哈迪斯堵着问话。杨信想在这也问不出所以然来了,连枉死城都没心思去了,匆匆告别了秦广王和哈迪斯,急着去找闵夜红。展开遁术,杨信凭借和闵夜红灵犀一点,出现在闵夜红的房间中。闵夜红也正在思念杨信,见到他忽然出现,化作一股香风,投入到杨信怀抱中。杨信和她唇舌交缠了一阵,才依依不舍地分开,问道:“韩风怎么死得?你知道吗?”闵夜红一听从杨信怀中直起身子,“我正为这事奇怪呢!当日约兽人来谈判,高翔已经暗中调派了不少人手,而那时候韩风将军就不见了。后来老将军死得更奇怪,那么多的卫兵,居然没有看到七寸是怎么走进韩将军房里的。”杨信一听,果然自己所料不差,其中疑点重重,一切都指向高翔。闵夜红这会又有些自责地说:“可惜高翔动手时我没法阻止他,青龙军又正因韩风之死义愤填膺,所以……”杨信摇手道:“那不是你的错,种种迹像都表明,高翔是早有预谋的,怪不得你。那当时玄门九宗的态度如何?”闵夜红担扰地看了杨信一眼才道:“说了你别生气,如果不是玄门九宗的弟子帮忙,高翔未必动得了兽人,兽人也不会死伤那么大了。”杨信自然知道解开禁制的玄门九宗有多大威力。当日本是为了使他们能躲避将至的血劫,没想到反倒成了他们杀人的利器,杨信只觉痛心疾首。“兽人族还有多少人吗?”闵夜红道:“高翔在玄门九宗帮助下将兽人族城门上的士兵杀死,只留下三成,以及一些老弱妇女,充作奴隶。更叫人气愤的是他将许多被兽人族掳去的人类女子也发往各军,充作营妓。”杨信叹道:“哎,我不为高翔担心,可是玄门九宗以度劫之术滥杀生灵,怨气郁结下,只怕已不足以应付天劫了。”这话闵夜红听得似懂非懂。杨信忽然起身道:“和我一起去见见高翔。”闵夜红虽心中不愿,还是勉强整理了一个散乱的头发,换了身衣服,带着杨信往中军大帐而去。如今韩风已死,闵夜红又是女流,杨信根本不管事,戴着大附马光环的高翔就隐隐成了新一代的神龙王。到大帐时高翔正倚在一个女子身上,见杨信和闵夜红进来,还是肆无忌惮地和那女人调笑。那女子显然有些怕他,只是被动地闪避,有时被高翔抓得痛了,眉头一皱却不敢吭声。闵夜红气得脸都红了,提高声音道:“高将军。”高翔装作刚看到杨信和闵夜红的样子,不过却无意放开那女子,道:“哦!是杨将军和闵将军啊,找我有事吗?”那女子这时才发现有人进来,显得稍微慌张。待杨信看清那女子面目,勃然大怒,那女子居然是当日被自己留在青龙军中的云彩,沉声问道:“这女人是怎么回事?”高翔倒不知道云彩的身份,有些得意地道:“这是在兽人族那抓的,本来都送去各营了,这个我看着可怜就留下了。”云彩这会也看到杨信喜出望外,就要向杨信身边奔来,却被高翔一把揪住头发,痛叫出声,求救地望着杨信。杨信忍无可忍,一晃身挤到两人之间,出指点向高翔抓住云彩头发的右手。高翔知道杨信这指如果点中,右手是废定了,忙不迭地缩手,口中还道:“哎,一个女人,杨将军要说一声便是了,何必动手呢,也不怕闵将军吃醋。”杨信没想到高翔居然能躲过这一指,有些意外地望向高翔,目光在高翔的腰际顿住了,皮笑肉不笑地道:“那就多谢了,我和夜红多有打搅,先走了,改天有空再来看望高将军。”说完拉着云彩和闵夜红就走,倒搞得高翔莫名其妙。闵夜红被杨信拖着,有点心不甘情不愿。一直到闵夜红的住处,杨信才松开手。闵夜红气道:“这高翔明显欺人太甚,你也不替云彩出气。”杨信却心事重重地道:“快,收拾东西,立刻和云彩回巨人族地。”闵夜红不高兴地道:“也不用这么怕他吧。”杨信道:“事关重大,快!”闵夜红发现杨信不像在开玩笑,这才不情愿地收拾起东西来。杨信等闵夜红一收好,立刻一手一个拉起两女,心遁之术展开,捕捉到舞影的思念,幻化而去。萨满,梅子等人在玛丽的介绍下已经和舞影熟悉起来。这会众女说得正热乎,杨信的忽然出现弄得大家很是紧张。云彩见到萨满等人,免不了又是一阵欣喜。杨信道:“我发现那半把所罗门之剑了。”舞影等人已经听萨满讲述了杨信去西方后的事,闻言大惊:“在哪?”杨信道:“在高翔那里,而且韩风的灵魂显然被它收了,只有吸呐了一位绝世将星的魂魄,残缺的所罗门之剑才有可能重新复活,虽然能发挥的只是十分之一的威力,但是对于还未完全恢复的我那已经很吃力了。”闵夜红这才知道杨信为什么那样紧张。“那怎么办?”杨信道:“时间,我需要时间。当日我吸收了天帝三魄,还有波塞东的力量,实力已经在当初之上。可是也正是这些外来得力量,需要我花一部分本身的力量来控制。在没有完全吸呐前,我的力量只及当年的一半。”九天是亲眼见过当初所罗门之剑的威力的,闻言也大惊道:“那怎么办?没有别的办法吗?”杨信道:“没有。”这下众女都急红了眼,不知如何是好。杨信这会将事情说清楚,反没有那么着急了,轻松地道:“怕什么,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到时候会有办法的。现在问题还没出现,你们倒在这里杞人忧天。”众人可没他那么轻松,仍旧忧心不已,杨信不耐烦起来。绿妮玉石化身后,一直忙这忙那,杨信也没机会和她亲热,这会众女都在为他的事愁眉不展,杨信却色心又起,悄悄走到绿妮身边,一舒猿臂,这可是正宗的温香暖玉。绿妮不防这时杨信还有此等心情,惊呼一声,正好被杨信堵住口舌。杨信啧啧称道:“软玉金身,就是与众不同。”被他这一闹,舞影等人哪还有空担心高翔之事,又是大被同眠,无限荒唐……待众女都疲惫地睡过去后,杨信一个人悄悄爬了起来。走到外面仰天观月,似乎满怀心事,喃喃地,杨信道:“我还有时间吗?哎!”

,,香港精选资料六肖中特

Powered by 白小姐中特网四肖选一肖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